□賈知若
  臨時工是一個很好理解的詞,同時又是一個很不好理解的詞。比如你翻開如今的 百度百科,其定義中有一項“或稱代罪羔羊”,就一定不是前人能夠想象。
  世界上沒有最嚴謹的定義,只有不斷向前的時光。與“代罪羔羊”略有區別的是,從讀本記者的調查來看,南江縣民政局酒後打人的司機,可能真是臨時工。之所以事發之後曾有許多無端的猜測,大概因為有一種思維慣性——當暴力拆遷的總是臨時工,上班打牌的總是臨時工,最後責任人總是臨時工……人們就會“不憚以最壞的惡意來推測”。因為猜錯的時候,實在是太少了。
  搜集近年來有關“臨時工”的新聞,社會學家也許會驚嘆我們的“人口紅利”超乎尋常。而事實上,中國正在步入此“紅利”逐漸淡去的老齡化社會,是不爭的事實。
  所以,臨時工的委屈,不僅在於生活在缺乏保障的底層,更在於他們是最容易被誤讀的一群人。你若安好——可能不是晴天,也不是晴天霹靂,而是你將不會成為有所指的“臨時工”,這就是“安好”這個詞的另一層定義。
  酒後傷人,被解聘,被拘留,這是民政局臨時工司機“平時為人處事很好”也無法改變的後果。是的,他自作自受,在人生的旅程中又上了深刻的一課。而且這條曾經有些疑雲的新聞,註定將被更多更離奇的“臨時工新聞大潮”擠到沙灘上。然而,它所揭示的、一個社會總是習慣性要去斟酌的真偽之辯,仍有價值 。
  如果沒有視頻和真憑實據,因為帶未婚女下屬去開房而被調查的湛江國資委副主任“鐘點哥”,會不會是“臨時工”呢?甚至,連廣元深夜擾民的豪車蘭博基尼,如今也正在接受網友們“是否改裝車”的強大質疑。
  每一個詞的定義都那麼難,每一次澄清都值得揣測——這個時代真相所面臨的對手,貌似比《西游記》里的那隻六耳獼猴還要強大。  (原標題:一個詞的變遷)
創作者介紹

王家衛

zf92zfqcy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